续《校史拾遗》

作者:卢郁蕴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04年03月31日

 

续《校史拾遗》

 

卢郁蕴

 

当年“永高”第一届毕业生包宏澍,在《校庆专刊》第一期写的《校庆拾贵》补贵了永定高中一段,是很有其价值的,过去所写的校史把永定高中也叫大诚高中是错误的。

校史是很重要的,且既是“史”,就必须做到尽量准确、详细,因这是垂永后人的文字,当年不翔实,后人必须花很大的气力来考证,考证不明,就只得以讹传讹了。我曾和人谈到抢救史料的必要。

在宏澍同学的《拾遗》后,我想再提出四点“拾遗”:

1.前清的旧考棚是在现一中生活区的东舍,即50年代初期永定中学的大膳厅。

2.永定初中的前校址是限于现一中生活区,原校门是南向大街,现“龙岗商场”的校门原址,至姜子润校长时为使学生免受闹市影响,始改为东向龙岗巷。50年代初期原校门还在,记得有两扇大铁栅门经常关闭着与大街隔绝,门内还有一块30平方米左右的空坪。

3.赖文清本人离港后似在福建省党部任职,而非省政府。

4.永定高中校址选在湖雷,校长是熊耀球(琅青)。


卢郁蕴老师的来信

 

现在的永定第一中学(一中)解放初期只称“永定中学”(解放前加称“省立”两字)。

永定中学原由省立永定高中和县立永定初级中学合并而来,而省立永定高中的前身是私立大诚高中,而私立大诚高中,据说是假借香港大诚中学名称,争取当时省教育厅备案办起来的,后来又由人事关系争取改为省立,命名为“省立永定高中”,时间大概是在1945年或1946年。第一任校长是熊耀球(琅青),他是由辞去省立图书馆馆长莅任的,他由福州赴任经为战时省会的永安时邀我回永高任教务,时我是本省立永安师范任教,并任该校附小校长。私立大诚高中校址是在县城郑家祠,校长似由当时县立永定初中的郑超祥兼任。改为省立永定高中后,校址初在湖雷的罗陂,租用民居,继迁至上车前岗,仍租用民居,待岗上新校舍(即今湖雷中学岗顶的校舍)建成后,才延入新校舍,新校舍颇似四方围楼,土木结构,两层。当时只有三具班,师生人数不多,办公、教学、住宿都足够用,操场则在校舍背后。这些都还有现场可见,不赘。

当时的教师除我以外,据记忆所及还有陈吉庭、张惬怀、徐寅球、欧阳傺如、李兆清、黄成华、卢达周、卢垣喜还有永定初中来校兼课的等,职员有赖瑞球、熊利均等数人。郑文清、张绪熙、包宏苏和赖锡芹、吴蕴玉都是永高第一届毕业的,郑、赖、张已成古人,吴在台湾(吴为廖树桢的家人)。他们低年级时都是在大诚高中学习的,欲知大诚中学的事,张、包还健在,建议可采访他们。永高与县初中合并的事,他们亦当知道。

我在永高只任教一年半,后应省立长汀中学之聘前往汀中。我在永高的职位由佩诏老师接任,可惜佩诏老师已故,不然永高与县中合并为省立永定中学一事他最清楚。

至于永定中学的历史,范京增、张弘昌、张宗景、廖初梅等都熟悉,他们是省立永定中学第一届毕业的,两张还健在,可亲访他们,以抢救历史!

今年七月份我曾回坎几天,顺便到了28365365.com 一小时,见到几位同志,由黄如锦同志陪我在校园走了一圈。我对28365365.com 的发展感到兴奋,但对没有保存一座标志性的建筑物以资纪念感到是件憾事。我认为科学馆图书馆那座建筑似可保留,现在都只留下一株非常珍贵可资留念的大树!我非常希望这株大树能永远保存下来!由此我又联想到省立长汀中学校园内的两株大树不知还存在否?这两株大树,已载入纪晓岚的《闽微草堂笔记》,据说纪在任汀州学政时曾见树上的纪孩儿。叨唠写此,只供参考!

须得特别一提的是:很多人都误把永定高中称为大诚高中,事实上是不同时段的名称,其时间界线似在职945年与此同时946年之间,我未在大诚高中任教过,简复,致歉!

卢郁蕴于厦

20031027

(编辑:ll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