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LR总架构师:钢铁是怎样炼成的(王金城校友事迹)

作者:lly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3年12月12日
HLR总架构师:钢铁是怎样炼成的
 
 
        现在很多新入职的员工,都会有一个疑问:公司发展到那么大,那么多专家,我还有机会吗?《华为人》访谈了刚获得总裁嘉奖的HLRV9总架构师王金城。他分享了在华为的成长经历。在整个访谈中,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产品的成功是团队的成功,应该报道更多的团队成员,而不是把报道都集中在我身上。也要感谢那些甚至都不在获奖名单上的人员,我们一起的日子,一直都是我最珍贵的记忆。”

从学生到成年人”——看到了自己

       1999年,王金城毕业来到华为。参加新员工培训的第一天,王金城三次主动申请担任“干部”,两次被PK下来了,最后担任了小组长。王金城当时很“天真”:自己是一个工作的人了,要积极、要主动。到现在他还是很羡慕自己当时拥有的天真,有了这样的天真,在工作中总能积极、主动一些。

       6月到部门报到,第二天主管就说,网上发生了一个问题,所有的话务统计结果都出不来,让他定位一下。当时的王金城,连办公电脑都还没领,产品代码也没看到,但最终还是将问题定位出来了——最终出版本的时候,话务统计的宏编译开关没有打开,因此所有的话务统计相关的代码实际上没有编译到网上的版本里去。这个到部门的第一项任务,让他对自己感到满意。半年后,由于产品归属变化,王金城所在的GTSSP产品从业软划到无线产品线,他却被留在了业软。好不容易熟悉了的改问题单、维护、甚至开始接一些小需求进行设计的工作被终止了。他后来总结说,既然来了,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好,看清自己,让自己成为“这个社会里的成年人”。

从改问题单到软件设计师——要从代码行中看到软件框架

        2000年4月以前,移动智能网的研发与测试是共用实验室设备的。4月开始,研发要建立自己的实验室,王金城被指派为实验室管理员。当时,实验室管理员的工作与软件设计、开发、维护无关,似乎不是个好差事。但王金城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个工作的好坏,实际上,实验室管理员的工作,特别是最初MSC/HLR/SSP/SCP整个环境的搭建工作,使王金城了解了整个网络,为他积累了非常好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 半年之后,项目组换了PL。王金城第一次意识到了当PL的升迁通道,但新的PL不是他。为什么新的PL不是我?他没有想通,但还是非常积极地配合新的PL将工作做好,终于当年的考评从连续两个C变成了连续两个A。后来他说:“想不通新的PL这个事情,说明当时对自己的认知是不够的。刚到项目组,代码框架还没有完全掌握,又整出网上问题,连续两个季度考评为C。回头看,当时即使选上我,我也不会当PL。”

       移动智能网SCP有100万行代码,王金城一直觉得难以掌控,直到一天,有一个主管兼专家指导他说,代码就是三个部分:接入协议的编解码、自动机与消息队列、智能业务执行逻辑。啊,王金城豁然开朗,并由此得出一条经验:新员工要多与老员工聊天、吃饭。

       在SCP项目组,王金城有了初步的自我认识与规划,也建立了软件整体框架的认识。他说,任何工作都是学习机会。要充分向旁边比你好的人学习,时刻反省自己、有自我发展的方向与意识。即使是改问题单,也要看到代码的框架。

       2002年12月,王金城如愿以偿被调入了移动智能网系统部,却因为HLR从无线产品线划到业软产品线,王金城被调到HLR,具体干啥,“到时候再说”。王金城没有钻牛角尖,没有深究“为什么就调我”就投入了新的工作。

从软件设计师到系统工程师——要看到IPD流程与周边部门



       王金城到了HLR项目组之后,公司刚好开始推CMM2级。当时HLR产品合代码时,还是所有人将代码的修改发送给某一个人,在本地机器上合版本,然后提交测试,这样合版本,发生错误的概率当然很高。王金城花了两个月,把SourceSafe配置库推到HLR项目组使用。当时HLR刚有了第一任市场代表。王金城与他跑了四川、湖北、河南、北京、山西等地,特别是在911之后,重点宣传华为的HLR容灾方案。项目组的“杂事”,包括发货、外部门配合、产品方案评审,一些需求分析等等,他也积极去做。他说,“当时就想着,加入一个新项目组,将好的经验带过来是理所当然的。”而这一年的“打杂”,也体现了王金城对产品的工作思路,在产品推广、方案论证、产品配置管理等方面都对产品有了贡献,逐步扩大了自己在产品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   2002年,IPD2.0流程在研发扩大试点,正好HLRV6R1立项。为了确保产品成功,产品经理、开发代表和系统工程师都进行竞聘挑选。其中系统工程师的岗位有三个人竞聘,最终王金城获胜。

       承担一个V版本的系统设计,必须与周边部门,包括可靠性、生产、EMC、安规与防护、整机进行大量沟通交流,这给了王金城打开眼界看周边的机会。8个月内,从立项到TR1,TR2,这是他参加培训最多的一年,也是变化很大的一年。承担系统设计,使得王金城从一个产品软件入手,看到了整个产品的IPD设计过程,了解了周边部门的工作,看到了公司的研发运作流程。他总结的设计经验后来也贡献到了IPD-SE的总结与设计。从软件到系统,就是从代码走向产品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2003年,除了HLRV6R1产品的后期开发和中国移动的3G比拼测试,王金城都是在“干杂事”。2004年,重复自己,又做了一个V版本的产品——HSSV9R1。从3月预研,8月立项,12月TR1,他带着三个老员工(谢红、马春燕、张晋兴)和六个新员工(胡达、马波、朱冠宇、李杨、于彬、周双全),再次完成了一个V级版本从无到有的过程。虽然这个版本使用了DOPRA平台,但王金城始终认为HLRV6R1对自己的影响比这个版本大得多。

       王金城已经完成了进入公司的目标:不管收获,在华为努力干好第一个五年。也正是这个五年的期限,让王金城越来越迷茫了——技术体系和SE的发展通道在哪里?2005年,王金城仍然负责HLR系统部,仍然迷茫,仍然努力工作。

       很幸运,王金城经过了这个迷茫期,继续搞他的技术。他说,有时候我们要有一点耐心。

从系统工程师到架构师——要看到友商、客户与业界



       2006年,由于第一代HLR存在的种种问题,研发决定开发下一代HLR,也就是2013年获得总裁嘉奖的HLRV9R1,这给了王金城一个突破与超越的机会。1月份,分析友商的产品与技术趋势,完成技术规划;2月到6月,完成了下一代HLR的框架。但是领导对这个框架是否确实符合业界趋势存在疑问,于是王金城又到欧洲与Vodafone交流,确认了新一代HLR的框架基本符合Vodafone认可的趋势。回来后又是反复评审,直到10月才完成TR1,12月完成TR2。王金城当时想:我已经做了两个V版本了,为什么还这么折腾我?其实,王金城的突破与超越,正是因为第一次将眼光看到了华为之外,看到了友商和客户。

       2008年,HLRV9R1推出,2009年获得架构设计成功奖和最佳PDT奖。王金城在总结自己作为总架构师的作用时,说:“架构师如何练成,就是眼界的逐渐扩展过程。除了牵引大家往前走,做架构师有三大要素:第一是心里对自己要的东西有个远景,因为技术规划是我做的,后面7-8年的事都是在这个技术规划里,所以我会牵着大家朝这个方向走;第二是架构师要有原则,特别是生与死的问题,有时可以走捷径,但是如果与你的远景背离,那就肯定不行;第三,在不影响前面两个因素的情况下,架构师要能跟所有领域的技术专家融洽地沟通。”对他自己而言,不熟悉的人可能觉得他很好沟通,但熟悉的人,可能会觉得他很固执。“但我跟别人沟通时我不会直接地去反对他,我会用提问的方式,引导他朝我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   采用灵活、包容的方式,他网罗了一批人,都很能干,自己就很轻松了。

未来,更大的世界,我能到达吗?



       2012实验室成立后,王金城为了继续追求自己的“架构梦”,来到了高斯架构与设计部。他给自己的未来下了定义:从架构师到世界级的领域专家,看行业的发展和ICT技术的发展、建立领域内的全球技术布局、与本领域内的全球顶级专家建立关系、在全球范围形成技术影响力、国际化的工作模式……

       未来,更大的世界,他能到达吗?
(记者  舒静红,选自《华为人》2013年11月11日)

(编辑:lly)